全世界只有這個地方,能在短短的距離內,解決蘋果產品製程、良率、美學的所有挑剔要求,Google太陽能、西門子生技、保時捷的關鍵齒輪,都要仰賴他們的精密技術和彈性,這個祕密,就藏在台中大肚山腳下.....

 

影響全世界的60公里

 

呂國禎

 

大肚山下的黃金縱谷

一分鐘看台中精密機械聚落,位居台中大肚山下,僅神岡到南投方圓60公里,年產值9,000億,讓台灣變全球第3大工具機山口國1,500家大廠和上萬小廠,養活了30萬就業人口,1億支iPhone,就有5,000萬製程缺它不可

 

最近,台灣中部的鄉間,突然熱鬧了起來,一群穿西裝、打領帶的國內外法人們絡繹於途。

引爆他們好奇心的源頭是一家黑手工具機廠,股價為什麼可以上三百元?

這家叫作上銀科技的公司,不但每股獲利盈餘超過聯發科,連淨利率都高達三O.四六%,超過宏達電十四個百分點。

印象中的黑手企業,怎麼可能與高股價、高獲利連在一起?法人們進一步想挖掘,這鄉間還有什麼璞玉,可成為像上銀般鯉躍龍門,翻身為股市黑馬?

這個祕密,就藏在大肚山下。

 

這裡只有六十公里

卻左右全球一半iPhone產量

 

從空中鳥瞰,一條沿著大肚山台地,長約六十公里,寬約十四公里的鄉間,一路往北到神岡稻田鄉間、大甲芋頭田畔,往東直到豐原的丘陵地,再從豐原往南到太平、大里,直到南投工業區。

這裡,藏著一千多家精密機械、上萬家的下游供應商,是台灣的精密機械黃金縱谷,就業人口超過三十萬人,年產值九千億。這裡,是全球單位面積產值第一、密度最高的精密機械聚落。

就在這方圓六十公里內,他們,影響全世界。

少了他們,今年全球預計總銷量要一億支的iPhone手機,馬上要砍掉一半,且全球找不到第二個能彌補這個缺口的地方。

沒有他們,Google在沙漠中的太陽能電廠,恐怕沒有辦法追著太陽跑;全球半導體、面板產業前四大設備供應商,用的也是這裡的零件,少了他們,半導體、面板業將面臨斷鏈危機。

不只如此,德國、義大利的汽車零配件,用的是這裡出產的機械設備;美國的通用、德國保持捷、韓國現代汽車的齒輪,也來自這裡;連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其模具加工設備主要仰賴的,也是這個大肚山下的黃金精密縱谷。

過去,這裡被稱為台灣的黑手窟,如今,他們翻身為影響全世界的黃金精密縱谷。

關鍵轉折點在二OO八年,全融海嘯沖毀了全球景氣,卻有一家國際級公司從美國派出專案小組,悄悄跑到了台中的大肚山下,去尋找他們待克服難題的答案。他們要布下往後三年席捲全球手機與平板電腦的市場的供應鏈。

沒錯,這家公司就是蘋果電腦(Apple);而他們在台灣中部的黃金六十公里內,找到了答案。

讓我們深入這全球獨一無二的精密縱谷,解開蘋果獨鍾此地的三個祕密。

從台中西屯往北走十公里,到台中市神岡區,在僅能容納一輛車通過的鄉間小路邊,有一家工廠矗立在田間,周遭是稻田、龍眼與芒果樹。這裡,藏有全球iPhone迷排隊等手機的祕密。

走進工廠生產線,工人正趕裝機器設備,「這些都過了交期,是我欠客戶的,正趕著出貨。」快捷機械董事長王俊裕指著這些設備說。

接下來,這批機器會裝進貨櫃,運往中國大陸深圳港,一部分往深圳、一部分再運往河南省鄭州市。少了它們,iPhone 4或即將上市的iPhone 5 、以及正在世界各地逐步開賣的iPad 2,恐怕要缺貨了。

 

這裡有國防等級技術

用核彈級機器,在手機外框割線

 

這家一百三十人的小公司,竟然掌握了iPhone 4 不鏽鋼外框的一半產量,沒有它的機器,iPhone 4無法比iPhone 3薄上二四%,成為世界上最薄、最時尚的手機。

箇中關鍵在於,這個不鏽鋼外框:一、要把手機的天線整合進去,還要讓手機厚度瘦身四分之一,為了接收不同的訊號,外框的兩邊都要鑽上許多細孔;二、這不鏽鋼框架還要有蘋果執行長賈伯斯(Steve Jobs)最講究的時尚流行感。因此,當你拿起iPhone仰角四十五度,外框會反白出一條亮線,這條線的精密度是一根頭髮的五百分之一,讓你看得到、卻摸不到。

這有多難?

要把這一條細線畫在一塊比鐵硬的不銹鋼上,得先把一塊不銹鋼削開,這,需要動用一台重達十四噸,相當於兩頭大象那麼重的大機器。其次,還要保有時尚觸感,因此,笨重的機器,得在不到一百多公克的手機外框上,刻下一條細線,誤差只能到一根頭髮的五百分之一。

這麼比喻吧,這個工法啟動時,就好似兩頭大象正拉動一輛大卡車,但卻跑在一條比頭髮細的五百分之一的跑道上。這當然難!

這樣的精密度,想當於用來生產核武導彈、精密潛艇等精密設備。過去,全球能做到這樣精密度的國家只有日本、德國或瑞士,現在,台灣廠商也做得到了。

再往台中西屯區走,這裡真的是黑手窟嗎?絕對不是。這裡,有一套全球半導體設備龍頭──應用材料公司蓋的無塵室,潔淨度達到十的負七次方,達到奈米等級,但這個無塵室生產的,既不是晶片,也不是觸控面板,而是一支支鋼鐵的桿子。

這裡,就是上銀科技的祕密基地,一支支的鐵桿子,是上銀的主力產品──滾珠螺桿。它,是所有精密機械的關鍵零組件,負責定位、傳動,簡單的說,工具機要「動」,就要用到它。越精密的機械,需要越高階的移動器具,否則一個位置沒對準,上百萬、甚至上億元的機器失了準頭,產品良率也無法提升。

過去,滾珠螺桿掌握在日商手裡,但上銀整整花了十年,追上日本技術,成為台灣第一個生產這關鍵零配件的業者,不但為這個聚落裝上了飛上國際舞台的翅膀,更讓自己成為這六十公里內,第一個營收破新台幣百億元的公司。

這是由一支支鐵桿子堆成的「移動王國」,從台積電的半導體設備、蘋果的iPhone手機、西門子的核磁共振、Google的太陽能設備等,都要用到它。

這批設備裝箱之後,將坐船前往德國漢堡港、以色列的特拉維夫港。接著變半導體昂貴設備的傳動配件,例如曝光機等;也有一部分到日本,變成日立十代面板廠的精密設備。

但光是這樣的精密度, 還不足以贏得蘋果供應鏈過半訂單,也無法在半導體設備、太陽能與生技產業發光。

國防等級的精密度,只是六十公里黃金精密縱谷的第一個祕密。

 

這裡讓挑剔蘋果服氣

兩週過關,遠勝日廠的三個月

 

第二個祕密是,這黃金六十公里,可以滿足蘋果一億個獨一無二的要求,創造出時尚感與獨特感,靠的是,這個聚落超越日、德的效率。

二O九年上半年,蘋果向這個聚落開出需求,「蘋果瘋了!」這是接到需求業者的第一個反應,因為蘋果竟然希望,每一支iPhone的手機配件都直接用機器加工,而不是用同一個模具複製出來。

王俊裕戴起老花眼鏡,指著iPhone 4不銹鋼的外框說,每一支手機都是獨一無二無做出來,一個個加工,這樣才能把設計者的設計展現出來。

他接著說,用模具做出來,還要拋光或是做其他處理,就是沒有手工做的質感。打個比方,一台汽車款式銷售量千萬輛,一年可能需要一百個模具,來複製它的零配件,然後組裝成車子,所以開這些模具,一年大概需要十台機器。

iPhone全寸要賣一億支,如果不用模具做,而是一支一支加工,需要的機器數量與人力相當嚇人,一年的需求量可能是這聚落過去產量的二十至四十倍以上!

偏執的要求,蘋果供應鏈團隊繞了全球工業強國一遍,還出考題考驗日本、德國的一流廠商,但能夠通過他們考驗的,就落在台灣大肚山下的這六十公里內。

這不僅要比精密技術,還要比設備的生產能力,第一要生產速度更快的機器,才能符合蘋果產品上市快速的目標,第二是一億支手機需要龐大的機器數量,誰能夠交貨。

王俊裕說:「我們用兩週通過蘋果的考驗,另一家日本公司則是在三個月後才通過。」全球,就只有兩家公司,能夠供應iPhone的不銹鋼外框。要在這輪競爭中勝出,台灣業者用三倍的速度取勝。就這樣,產能在一年內提升至二十倍,未來將以百倍計。

不僅如此,這黃金六十公里還藏有第三個祕密。我們再往北走二十公里,稻田變芋頭田,大甲幼獅工業區的麗馳科技內,正在生產一部機器叫Tapping Center(快速鑽孔機),千萬別小看這機器,這台機器全球正在瘋狂大缺貨!

目前能供貨的除了日本的發那科(Fanuc),剩下的全在台灣,包括,森合、大丸、永進、漢廷與麗馳,這些大大小小的業者,手上的訂單超過萬台,約占蘋果總需求量的六成以上。

台灣做的Tapping Center有什麼特殊處?性能上,台灣已經能到了機器運動要高速、高定位精度、高效率、高靠度佳特性,也就是能在精巧的iPhone鑽出小孔。

但台灣業者的本事,還不只這些,因為對於代工廠來說,要替上億件的產品加工,最大問題就是要耗費大量的人力把手機零配件裝上,加工完後卸下再裝下一個,所以即便機器加工速度再快,人工與人力需要大才是問題。

但台灣業者就開發出有機械手臂的Tapping Center,全部自動化,大幅減少代工廠的人力,就能省下成本與市場客戶等待的時間,目標就把一座一萬人的工廠變成一千人,甚至是無人化。

大肚山下的這群業者,正以一個月上千台速度送往深圳、昆山、鄭州,有了這些機器,才能在iPhoneiPad裡鑽上逾三十個微細的小孔,串起手機內外零配件。然而,這個機器的供不應求,也是讓蘋果迷必須排隊的原因。

這樣的超彈性,就是獲蘋果青睞的第三個祕密。

台中精機總經理黃明和說,這六十公里,能夠比日本強,並不是我們比別人大、也不是我們資源多,而是環境演出來的獨特競爭力。

 

這裡有錢就一起賺

客製能力強,分工合擊吃大單

 

他分析,一直以來,台灣市場小,大家只能走出去,為了區隔市場,各有專精,一千多家業者,習慣了在不同標準、規格下生存,因為養出獨門的競爭力,只要世界技術一有創新,他們就能跟上客戶,彈性客製,分手又合作,形成一個產業鏈,分散產能瞬間起落的風險。

例如,台灣引興,生產機器設備的伸縮覆蓋、鈑金件,同樣場地、同樣人員,它卻可以因客戶需要,三年內產能增四倍,成本降低,也能應付不同的客戶。隨著機械大廠走上國際舞台,像引興這樣做零配件的中小廠,也能走出去,成為兩岸最大的伸縮覆蓋供應商,一個月出貨一千套。

因此,當一萬台Tapping Center訂單下到這方圓六十公里聚落來,單子一分十、十分百,每個業者需要投資跟增加的產能,可能只要五分之一,就能吃下全部訂單了。

 

這裡差一點倒光光

挺過兩次危機,淨利率勝電子業

 

相對日、德沒有聚落,一個廠接下一萬台訂單,增加投資與產能都要百分之百,從上中下游都自己做,成本因此墊高,因不具彈性,更要承擔百分之百的風險。

而台灣這黃金六十公里的最大競爭力,就在於可分散產能的聚落優勢。

在這能找到所有零配件,工廠的投資成本相對低。於是,一台Tapping Center,價格只有日本的一半不到,原因不是殺價競爭,而是台灣本身就有競爭力。

九十年前,曾經只是用牛車拉農業機械,或是替軍方、工廠修機器的地方,又重又油,也因此有了台灣黑手窟的名聲。

然而,歷經兩次產業大洗牌,今日,這個聚落因為轉型而有了新生命。

第一次洗牌在一九八O年代,台灣麗偉首創委外代工再組裝的分包模式,變成了母親帶小雞的模式,造就了今天的上中下游聚集效應。

那個年代,台灣工具機每出口一台賺一台,一度在出貨量稱霸全球,光車床一年出口超過萬台,數量是日本十倍以上,但產值卻連日本的二十五之一都沒有,盲目衝量、毫無附加價值,終於引來美國的報復,被限制出口到美國。

這個打擊引起反思,有人覺得應該要走不同的路,市場要區隔、技術要提升,於是百德、麗馳、快捷、上銀等公司,都在那時創立,走的路線不再相同,附加價值與研發提升的種子,於焉萌芽。

第二次洗牌肇因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業者們不專心本業,有轉投資房產,或槓桿炒作股市,泡沫一破,麗偉經營權易手、台中精機財務危機、楊鐵二次倒閉。

兩次的挫敗,讓這個古老的聚落,痛定思痛,沉澱後,醞釀再起。

於是,台中機械從負債中爬起,更務實本業,上銀科技從零配件業者走向國際,百德耕耘出歐洲市場,今日的六十公里奇蹟,誕生了。

過去十年,台灣精密機械技術向上突破,吃下日本、德國的中階市場,工具機單價業台新台幣十萬、五十萬變成了兩百、三百萬,平均毛利率可達二O%到三O%,遠高於高科技產業。

他們既分工又合作,具備日、德兩國精密水準,又有交期少三分之一、供貨能加倍的超高彈性,他們,拉高自己的競爭門檻。

 

這裡產值逼近兆元

只輸德日,擁第三大精密機械出口

 

去年,這個台灣只部的精密縱谷,工具機出口產值超越韓國產值直逼兆元,躍居全球第四;今年,在吃下過半蘋果iPhone手機加工機械的大單後,產值篤定可以超越義大利,成為日本、德國之後的全球第三大精密機械強國。

工研院更預估,到二O一五年以前,這個黃金六十公里可望維持高成長的力道,有創造破兆元的出口實力。

 

這個黑手產業的翻身,絕非偶然,這是累積了九十年的能耐。小市場的限制,讓他們堅持要走出去;美國的限制出口,讓他們下決心不再走廉價路線;資本市場的毒蘋果,提醒他們要聚焦本業。

如今,這六十公里,發揮了全球獨一無二的產業鏈與競爭力,他們,影響全世界,成為大肚山下的傳奇。

 

 

這裡的機器可做核武,美國要求監管

 

去年iPhone 4上市之後,不銹鋼外框加工設備最大供應商快捷機械,突然收到了經濟部國貿局公文,要檢查快捷的機器設備到底出貨給誰,生產什麼產品。

由於快捷在一年之內突然大量生產這一類的機器設備,數量是過去台灣全年總量的10倍以上,而且全部出口,賣往中國的深圳,甚至連出貨地點與廠商一樣,引起了經濟部注意,認為這樣的情形異常。於是經濟部竟然派人親自跟快捷一起前往深圳寶安區,一一檢視每一台的機器與設備的現況與使用情況。為什麼經濟部會如此嚴謹且慎重,原來,快捷每一台機器出口都需要跟經濟部國貿局登記,被列入管制的敏感科技。

甚至連美國人也要管台灣類似快捷與上銀這樣的公司,2008年,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還公開說,台灣的經濟成就,可能助長了恐怖主義。

美國怎麼把話說這麼重?原來,台灣的精密機械已經和日本、德國、瑞士製的機械精密度幾乎是同一水平上,因此伊拉克、伊朗、北韓等被美國列為支援恐怖活動的國家,都曾大量進口台灣的工具機。

美國擔憂這些工具機被北韓和伊朗建立核子設施,或發展核武、導彈的高精度零件,於是要求台灣加強管制精密機械的出口,連自己家的蘋果公司在大陸代工廠都要檢查,也足以證明台灣精密機械,已經不是黑手產業,而是追上國際水準的高科技國防武器的精密行。(文呂國禎)

 

 

 

崇拜好機器,大老闆買超跑來改

 

走一趟大肚山精密峽谷會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工廠的停車場內,經常可以看到保時捷的跑車,甚至還組成了保時捷車隊,一出門就是十幾輛跑車,一路從台中往清境農場,比誰的駕馭技術好。

跟竹科新貴不同的是,這些老闆不僅愛超級跑車,還會親自改車,加裝各種不同機器設備來強化跑車的性能。例如洽群小老闆黃俊傑,就把自己的BMW排氣量從3,000cc改成了5,000cc,還從德國買高科技設備回來加裝。

台灣區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總幹事黃建中說,這些老闆跑超級跑車,不是炫耀財富,而是對好機器的崇拜,他們買超跑,是欣賞別人做機器那種精密工藝與機械技術。

這些老闆很少買賓士車,也不請司機開車,因為他們愛自己開車、愛機器啟動的那種聲音,這些老闆不是開保時捷,就是自己開BMW或奧迪Q7的越野休旅車。

甚至,還有工具機廠老闆引了台灣非常少見的道奇Viper,這種把超大卡車8,400cc引擎加到跑車身上的做法,曾引起世界震撼,這部跑車產生極大的動力與速度,被認為是美國跑車的代表。

把追求超跑的精神,用在工具機上,這些老闆為了跟日本與德國有市場區隔,都極力的讓自己機器性價比達到最高,例如機器速度更快、削鐵如泥的力量更大,但精密度仍要跟日、德看齊,因此台灣做的精密機械,就如同超級跑車在馬路上奔騰般,講求高速、高效與高穩定性。(文呂國禎)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