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班前發生了一件事
一直在我們追蹤的一位疑似有精神病的學員跑到主任室大鬧
不只全中心都緊張 驚動了管區
主任室外更是出充滿竊竊私語的圍觀同事們
最後在他戲劇性誇張演出下結束
 
安媽來自於精神科的醫院
與這樣的病人工作了將近七年
累積了一些工作的經驗
自然被指派是處理的第一線
昨天的狀況
可能在玉里每天的接案或care中
其實並不特殊也不是最危機
一個不配合的病患 一個拒絕出面的家屬
若是在醫院
病房的大哥大概會先站出來
護理人員社工拿出會談與安撫的技巧安定病患
有時穿白袍的醫師一露臉
病人雖然碎碎念  但也會有順服配合
若是情緒仍舊高張
待醫師的order一下
該打針該約束
各就各位  危機解除
 
同樣的場景
出現在現在的工作場
卻相去甚遠
可以看到圍觀的"群眾"一直強化他的表演慾望
被派來勸說的長官用的是權威指使的語氣與他對槓
身旁人閃的遠遠 沒有人知道要保護在一線跟他對話的人
安媽習慣了團隊的合作
昨天只有安媽帶著兩個經驗也不多的同事在前頭打仗
 
其實回頭想想
安媽很慶幸有過去的工作經驗
能夠幫助到這中心中有這類困擾的學員或家屬
安媽雖然離開精神科
但還能在這樣的場域中為這些病人服務
只是精神科最注重的團隊合作和各司其職
在這很難做到
因為大家都沒有經驗
不過我感到同事間開始學習建立我們的團隊
學習什麼時候該進 什麼時候該退 換怎樣的人上場  該怎麼樣後援
這些默契慢慢在我們伙伴間建立起來
不只保護學員
更是保護自己
 
加油 輔導員們
感謝阿嘉  小劉
你們是很好的伙伴
我有感受到你們的支持與保護
 

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